去拥抱向日葵的微笑

去拥抱向日葵的微笑

查看介绍

ReLOFTER:

飞鱼Vision:

人生就是一次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重要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你的旅行,到哪里了?

Dreamer Jane:

今晚去看了现代舞团小剧场的演出,《如果在末日,一个旅人》。

对什么都一无所知,就看了这出表演,

只是因为这名字一下击中我的心。


很小很小的剧场,被黑暗紧紧包裹。

艾艾小姐蒙着面纱,把自己的家当成一个实验室,

她一直相信着“平行宇宙”的存在。

这个宇宙的自己在抗争,在抵抗,同这世界的所有污秽和不堪。

另外一个宇宙的自己,是否就在那穿过浓雾方能抵达的山谷,

在那里探寻到自己想要的真实?


她在自己发明的仪器底下写上这样的话:

时间之所以存在,

是为了不要让所有事情同时发生;

空间之所以存在,

是为了不要让所有事情都发生在一个人身上。


在2012.12.21这天,她带上行李箱,开始了末日前的旅行。

但她再也没有出现过,好像从此就在这个世界上销声匿迹。

后人为她建了纪念馆。传述她的故事。缅怀她抗争的精神。

剧中多次提到,革命,天空之境,玻利维亚,西班牙语,

于是我总忍不住想到切·格瓦拉。

都是这个世界里天真浪漫的勇者。

都想去打破陈腐的规则,改变弥漫腐臭的生活现状,

都想要去探寻生命的真实,去追寻不可置否的真理。


反复出现的一句话。

真实,在这一边,也在另一边。

最后一场剧正是 You Are There。

前方的发光体,字母T好像坏掉一般,闪着微弱的光。

You are here.  You are there.

真实,在这一边,也在另一边。

到底哪一边才是真实?


那一场《世界末日》结尾,偌大的黑暗紧紧压过来,

音乐以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汹涌而来,

但很快,我就习惯了这种耳膜快要被刺破的微痛感,

在黑暗里闭上眼睛。

一瞬间有时空错乱的感觉,

忘了自己身在何方,忘了自己在干什么。

如果这是世界末日,那我只能做的,

就是在寒气逼人的黑暗里紧紧拥抱自己?


想起电影《另一个地球》。

平行宇宙,关于生命自身的疑问和探寻。

也关于信仰,无言抗争,和世间谬误。

看得下去的人应该不多。

但这里面的确是赤裸裸的东西。


记得这样一段话。

一个孤寂的潜行者。她介入,她观察。

一个末日的旅人。她改变,也被改变。


艾艾小姐最后的失踪,

是否是对这个世界的无声控诉。

艾艾,是否是“哎哎”的叹息声。


这世上对真实太过坚持,对本质太过追究的人,

大抵会活得比较累。

真正的朴素是破碎之后的自我完整。

无法将就,只能坚持。


梁逸晨™-摄影作品:

【星河欲转千帆舞】【the Stars whirl will be on, in Machhapuchhre】

摄于博卡拉的萨兰阔特。这次的作品是由【丽江古城御麓客栈】赞助拍摄。 

伪文艺青年Meimei:

再不拍照我的脑子估计会生锈了。

有时情绪很难以控制,

但是宣泄过后发现,

伤害的只是自己,

难过的只有自己。

向日葵花盛开的地方:

如果

你也可以看见

那个安安静静的

小小的

世界

Hc:

花开自芳艳,隔日不如前,世事都如此,繁华亦随缘。

Dreamer Jane:

“所有事情并非只有一个面向,

在看不到的地方,

还有另一个意义存在。”


如果说,你觉得你总是比别人多一些黑夜里的挣扎。

多一些,孤寂游荡和自言自语。

那应该感谢上天,

给你那么多自我解剖自我探寻的契机。


这世上有太多人不愿意面对自己。

所有对周遭环境的不满,对生活的不悦,

归根究底是对自己的失望。

精神荒芜才更疯狂地寻求种种刺激和欢愉。


至少你是诚实地面对自己。


把自己解剖得渣滓不剩。

一个自己叼着烟一脸不屑和嫌弃。

一个自己额上冒汗而嘴上倔强不屈。

始终是两个自我在互相拉扯和斗争。


年老之后的安详面容或许是年轻时种种内心战争的果实。


洗澡时发现,这是一个最直面自我的时刻。

暂时远离各种消遣娱乐,远离挤压生活空间的纷乱喧嚣。

你只能是赤身裸体与自己坦诚相对。

喷头的水淋在头上,掷地有声砸在心里。

无遮无挡只能直面自己的忧愁与恐惧。

当你在洗澡时还心心念念的事情,

才是你逃不开躲不掉的在意。


你在意些什么呢。

你欣喜些什么,又在恐慌些什么。



© 去拥抱向日葵的微笑 | Powered by LOFTER